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7—2020年,艺术品资产化,收藏家成为新富豪群体

2017—2020年,艺术品资产化,收藏家成为新富豪群体

阅读:327 次网站编辑:则天艺术发布时间:2018/7/30

       2010年,曙光乍现:大众对文物艺术品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珍视高度,一线货源紧张,仿古在追求传统艺术和卖假中此消彼长。

  2011年,价值发现:文物艺术品中珍稀品种的上涨幅度与以往相比有很大提高,淘宝热快速升级。
  2012年,利益垄断:利益集团利用自身资源,宣扬文物传承有序观念、通过垄断电视节目、包装鉴宝专家,控制拍卖公司,疯狂推销自身所控制藏品,打压民间收藏。
  2013年,乱象丛生:民间鉴定、收藏乱象丛生,假鉴定、假拍卖、假抵押骗子公司猖獗。民间文物流通性极差。收藏家陷入窘境。
  2014年,艰难探索:分布在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古玩城多数已改为古玩艺术品商城,与此相关的艺术沙龙、艺术茶吧、展馆、拍卖行业蓬勃发展,展览、拍卖、大型文化活动层出不穷。文在艺术品市场艰难探索。
  2015年,转折创新:艺术电商如雨后春笋,各类文交所模式登台亮相古玩网已转换模式为交易平台。民间博物馆发展迅猛。购买古玩的方式将由捡漏淘宝的方式向金融理财的方式转变,文物艺术品在金融行业初露锋芒。
  2016年,文企对接:拥有精品文物艺术品已成为少数人身份与品位的象征。顶级企业与收藏机构合作,纷纷建立博物馆,博物馆成为新企业标配。博物馆管理师成为职场稀缺人才,专业博物馆管理机构连锁式发展。
  2017年,资产增值:文物艺术品资产化起航,收藏机构以文物艺术品资产入股企业,文物衍生品市场繁荣,文化产业发展迅猛,文物国际交流成为常态。文物艺术品将成为稀缺品种,文物艺术品价格高企。
  2018年,资产流通:文物艺术品作为金融担保物地位确立,文物艺术品抵押贷款成为融资重要手段。
  2019年,财富聚集:文物艺术品投资成为银行业为富人理财的最大卖点,国内信托业开始对社会公众发售文物艺术品投资信托计划,文物艺术品共同投资基金也应运而生。
  2020年,新富豪群:拥有古玩是品位与财富的象征,文物艺术品成为上流社会的标签,文物艺术品成为中国家族文化传承的载体。收藏家成为新富豪群体。
  文物艺术品资产化是国家战略,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支撑。博物馆将成为文物艺术品资产化的重要载体。
推断: 一、地产之后,“文产”接盘?
      很多人说,未来的投资热点,一定是应用互联网思维改造与重构的传统产业领域,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在众多领域中,以创新与创意为核心,兼具实用与鉴赏功能,具有塑造时代风格、展现时代风貌的文化产业领域,会是率先被“互联网化”和“金融化”的产业领域。
      2007年,党的“十七大”提出:“加快文化产业发展,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号召;2009年,国务院通过《文化产业振兴规划》,标志文化产业上升为国家战略。2010年,国家九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2011年,十七届六中全会发布:《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首次确立“将文化产业发展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2012年,党的“十八大”再次明确:“要推动文化产业快速发展,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
      参照十年前,国家对房地产产业的频繁政策引导,就可以清晰地看出历史的相似性。文化产业已经没有悬念的成为了地产之后“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继任者。历史,为什么会选择“文化产业”?
1、首先,是“内需”。
      中国是举世无双的文化大国,拥有丰富而庞大的文化艺术资产,以及强大的现当代的文化艺术创作力,积淀与积攒了至为可观的产业力量。一方面,这些文化艺术资产需要“盘活”,需要一个出口转化为生产力与利润,释放出它所积淀的力量。另一方面,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中,科技创新与文化创意成为关键因素,而这一因素正孕育在以创意力和创新力为支撑的文化产业中。同时,事实证明高成长性的新兴经济,往往聚集在轻资产、高附加值的产业领域,文化产业正好符合这一特点。
2、其次,是“外需”。
      中国经过高速的经济发展,财富暴涨的同时,国民文化素养并没有得到有效提升,在国际上声誉上,中国需要与经济总量相匹配的文化形象和声音,需要有力的“国家形象”。从不久前,习主席欧洲之行的众多言论,就可以看出高层对中国“文化输出”的殷切期望与迫切期待。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化产业是未来中国的“国家战略”。
二、艺术“嫁给”金融
       在文化产业诸多分支中,艺术品产业是创作积淀最为丰厚,产业链最为简单,交易最为灵活的业态分支。在《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和《关于深入推进文化金融合作的意见》文件指导下,2009年“艺术金融产业”以厚积薄发的态势迅猛发展起来。
       艺术金融,是将艺术品转化为金融工具,以金融资产纳入个人和机构的理财方式。其主要形式有:1、艺术品产权交易;2、艺术基金;3、艺术银行与信托;4、艺术品按揭与抵押;5、艺术品租赁等。目前占市场主流的是证券化的艺术品产权交易和私募化的艺术基金。
       为什么金融会“爱”上艺术?——首先是“投资环境变了”,股市不景气、房产增幅停滞,除了股市、房产,艺术品是最安全的投资避险工具,大量热钱与财富人群涌进艺术品市场。其次是“参与群体变了”,收藏变成投资,买艺术品和煤老板买楼没有区别。市场上引领风骚的不再是传统藏家,而是呼风唤雨的金融资本。中国真正意义的藏家本来就微乎其微,新的财富阶层又把仅存的行家挤走了,行家如果手上货全卖掉了,也就出局了。传统收藏群体加速衰减,注重投资效益的群体越来越庞大,资本大佬和热钱已成为市场主角。
三、为“投机”正名
       在美国和欧洲,艺术品与金融资本联手早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金融资本介入到艺术品投资和收藏领域,已经成为发达国家艺术品市场的主要推手。世界上历史最悠久和投资业务最大的几家银行,包括瑞士联合银行、荷兰银行等金融机构,都涉猎并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艺术银行服务系统,下设有专门的艺术银行部。
四、未来,我们走向哪里?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个时代独属的烙印。作为历史洪流中的投资者而言,以史观的视角审视一切,读懂时代,读懂当下,找寻规律,抓住机会,才能稳站时代的潮头。
      收藏文物艺术品成为很多富裕家族的必然,原因在于:
      首先,文化艺术品收藏是传承家庭文脉的上佳选择。文物艺术品不仅可以赏心悦目,与心灵对话,而且其具有历史、文化和学术的传世价值,同时凝聚着父辈文化理念的价值取向。
       其次,艺术品是高雅的身份名片。收藏艺术品象征着一个人的文化品位和社会地位,是进入高层次文化圈的通行证。
第三,艺术品具有较为安全的投资性质。艺术品的唯一性和垄断性增加了艺术品的价值,尤其是高端稀缺的艺术品精品,伴随着收入的增加和通货膨胀,需求会越来越大,其价格也会越来越高。大量的研究表明,由于艺术品资产与其他资产的收益率关联不大,所以艺术品特别适合做企业或家庭资产组合配置的选项。
 第四,艺术品资产适合慈善和遗产传承安排。富人具有巨额的财富,其社会责任和未来家族的遗产安排是无法回避的问题。艺术品资产由于其隐蔽性和价格的难以确定性,成为富人在资产配置中税收筹划和代际传承的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现在流行这样一句话,就是钱多了就不是自己的了。收藏圈也有这样一句话,那就是收藏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不是为自己收藏了,而是为社会、为国家收藏。
      收藏的成就不完全在于藏品的数量多少和价值高低,还在于藏家的精神和品格。藏家以个人之资金,尽毕生之精力,日积月累,聚沙成塔,给自己、给后辈、给国家留下一笔宝贵的精神物质财富。既弥补了国家文博部门的不足,保护了历史,又为馆藏文物增加了来源。著名收藏家马未都等均办起了私人博物馆,将本属于自己个人的藏品让社会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