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知识> 烟雨茶楼聊书法(10)——漫谈书法家笔下的“错别字

烟雨茶楼聊书法(10)——漫谈书法家笔下的“错别字

阅读:248 次网站编辑:则天艺术发布时间:2018/9/14

 ——漫谈书法家笔下的“错别字”

(一)

艺术源于自然高于自然。文字源于自然万物,所谓近取诸身远取万物,以类赋形而成文,形声相益而为字。起初文字记录语言,记事状物,后来经过历代文人书写研究而升华为书法艺术,从而成为一门独立于世界艺术之林的艺术,由此汉字实用书写与艺术创作之间的关系已经是不言而喻的事了。二者相辅相成促进了汉字和书法的发展,历史上有很多这方面的文人趣事。

相传秦始皇灭六国建立秦朝,罢六国文字焚书坑儒推行秦篆。因奏事繁多,篆字难成,秦代书家程邈,字元岑,下邳人。善大篆,初为县吏,得罪始皇,幽囚狱中,覃思十年,损益大小篆方圆笔法,成隶书三千字,上奏始皇,始皇善之,释其罪而用为御史,以其便于官狱隶人佐书,故名隶书

这个故事记载了秦始皇暴力推行统一规范文字之后,接受了程邈的对汉字书法的新写法,对秦始皇来说是个不小的转变。

春秋战国时期的规范书体是金文,可在当时六国书家手下写的各不相同(按当下某些人的眼光来说写的尽是错别字)。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推行统一文字,用尽了暴力手段,可在民间书家手里仍旧没有得到彻底的贯彻执行。民间的写法为程邈的文字改革提供了大量的重要的素材,使汉字走上了由篆变隶的时代,成为最早期的隶属形式——秦隶。

秦时程邈为秦始皇提供的秦隶被秦始皇采纳后成为了当时官方承认并推行的规范书体,可是在民间的书家手下仍旧没守住规矩,随着历史的发展大踏步的向汉隶方向前进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再叙(未完待续)

 

 

漫谈书法家笔下的“错别字”

(二)

上回说到,秦时程邈,在云阳狱中,覃思十年,损益大小篆方圆笔法,成隶书三千字,上奏始皇,始皇善之,成为隶人佐书,取名 隶书。和秦篆一起成为秦朝政权推广使用的规范文字。可是在民间的书家手下仍旧没守住规矩,随着历史的发展大踏步的向汉隶方向前进了。

秦朝的政权时间不长,后经楚汉相争汉朝建立,汉朝又以王莽篡权为界分为东、西两汉,西汉时期文字比较混乱,是以隶书为主且又秦篆和多种书体并用。隶书逐渐成熟且出现了笔法较为连贯的写法成为章草的早期形式,这时没有专门的书法队伍,写的也很不统一。

到东汉时期,东汉政权在原有隶书的基础上加以规范化、美术化(如蚕头雁尾的出现,对比明显的点画提按等),结体规范严谨,成为东汉政权推行的规范文字。因此,把西汉和他以前的隶书就称作“古隶”。东汉时期比较规范的的隶书又称做“今隶”“汉隶”。东汉以前古隶书的多种书写元素为今隶的形成提供了基础。从此中国的汉字从古文字时代走向今文字时代,篆书便退出了实用舞台。这时《说文解字》一书也相继问世了,但后世书家在写篆书已经不是为了实用,而是为了艺术追求,所以汉以后的书家写篆书大都为了追求艺术创意写的出入很大甚至大相径庭,这大概就是用当下某些人的眼光来说写的尽是错别字了。

汉代的今隶使中国书法艺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当时碑刻盛行,书家大量涌现,作品蔚为大观,对后世影响较大的代表作主要有;《礼器碑》、《史晨碑》、《衡方碑》、《石门颂》、《西狭颂》、《曹全碑》、《张迁碑》、《乙瑛碑》、《鲜于璜碑》等。但在书家手下写法并不统一,笔法的变化灵动、各有特征,结构出入很大,都没有遵守一个统一的模式。 尽管这样,在东汉晚期在书家手下汉字的书写又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变革。

这些变化、变革究竟有何意义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再叙(未完待续)

——丁子义——

 

 

 

漫谈书法家笔下的“错别字”

(三)

上回说到,到东汉时期,东汉政权在原有隶书的基础上加以规范化、美术化形成结体规范严谨的“今隶”,成为东汉政权推行的规范文字。与此同时,在西汉时期的汉简当中与古隶同时出现的笔法连贯的草书形式也升华到了成熟完善的章草。介于汉隶于章草二者之间的行书也在当时的书家“刘德升”的整理之下完成。至此,可以说东汉时期在汉字和书法艺术上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辉煌时期。不仅把汉字从古文字过渡到了今文字;同时对汉字的书写艺术也形成了正书-行书-草书的完整系列。这时的书法家是否应该固守于这种规范模式下裹足不前呢?

此后不久,东汉时期的书法家,对汉字的书写又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变革。自东汉后期至三国,隶书开始了楷变的过程,这个时期的书体,为一种半隶半楷的书写形式,如三国吴凤凰元年的《谷朗碑》。这时期的最主要代表人物及代表作品,当属三国时魏国的钟繇及他的《力命表》、《宣示表》、《贺捷表》、《调元表》、《荐季直表》等,这也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楷书。

钟繇(151--238),三国魏人,字元常,官至太傅,故世称“钟太傅”。相传其善各书体,尤以楷书见长,后世称之为楷法之祖,与王羲之并称“钟王”。其真迹无存,现在所能看到的仅是宋朝以来法帖刻本,存有浓重的隶味,称为“五表”,

另一个人是把章草向今草过渡的代表人物——张芝。

张芝,生年不详,约卒于汉献帝初平三年(约公元192年),字伯英。东汉书法家。善章草。张芝把当时字字区别、笔画分离的章草写法,改为上下牵连富于变化的新写法,在当时影响很大,有“草圣”之称。《淳化阁帖》中有他的《八月帖》等刻帖。

这按当下某人的眼光看“纯属胡来”,写的尽是“错别字”。可是自此以后的书家都在沿着这个方向努力的向前迈进。历经汉末、三国、魏晋南北朝至二王时期又形成了新的里程碑和出现了更为令人瞩目的现象。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未完待续)——丁子义——

 

漫谈书法家笔下的“错别字”

(四)

上回说到,在进入汉朝以来在东汉政权的推动下,中国汉字从古文字进入今文字时期。同时对汉字的书写艺术也形成了正书-行书-草书的完整系列。但这时的书法家并没有固守于这种规范模式而裹足不前。

此后不久,自东汉后期至三国,隶书开始了楷变的过程,这个过程历经汉末、三国、魏晋南北朝至二王时期。通过这个历史过程,在二王的手下楷书和建立在楷书基础上的简便快捷、妍美流便的的今体行、草书全面形成。

由隶变楷的变革最终把左伸右展、横向取势的隶书造型予以增加钩挑、改定体势形成了字形最完美的正书形式。从古文字到今文字的变化,不仅是点画造型上、字形方圆上的变化,而且对许多字的诸多结构安排都进行了较大胆变革。譬如:“國”字,里面“或”部的“口”下加“一”的写法,在篆书里面是相对稳定的,可是在汉碑里面不乏改成了“厶” 下加“一”的写法。这种写法使得这个字的空间结构更加合理美观深受后人的欢迎,以致钟繇、王羲之、魏碑等历代大家纷纷效仿而采用这种写法。再如:“安”字,也是自汉碑开始到二王以及以后的历代大家大都把“宀”上面的点与下面“女”部的撇连为一笔来写,这个改变使原来较为平淡的字形结构有了奇绝之势而深受欢迎。因此,自汉代以后,进入今文字体系以来对字形结构进行艺术构图效果的体式改变(包括后人对篆书的书写)就成了书法家艺术创意追求的不可或缺的素养要求了。当然,这按当下某人的眼光看绝对是“纯属胡来”,写的尽是“错别字”了。

可是在东晋二王时期,除了上述的变化以外,大都保留了古时质朴的韵味,故有“晋人尚韵”之说。而二王与众不同的是:“尽脱晋韵”而追求“妍美流便”而成为中国书法史上的最高点。自此以后的书家都在沿着这个方向努力的向前迈进,直至隋唐,这便是南方帖学派的由来。而北朝的北魏在上述特点之外追求雄强而成为当时北方碑学派的由来。

以后随着历史的发展进入盛唐,唐朝是个尚法的时代,在书法上一场“尚法”的风暴不失时机地袭来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丁子义——

 

漫谈书法家笔下的“错别字”

(五)

上回说到,书法艺术进入盛唐,唐朝政治文化发达,书法盛行并成为高层的文化时尚,无论官员、文人,均能写的一手好字。因此,使书法在实用的基础上对艺术化的要求也就随之提到了更高的要求。对书法“法度化”的要求形成了“唐人尚法”的时代。

由于唐太宗酷爱书法,科举考试重视书法,唐朝的书法家队伍也得到了空前发展,仅有史可查的就有一百六十四人,书法理论也得到了举世瞩目的发展。

在前唐时期,当时著名的书家有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四大家。其中:欧阳询:笔力遒劲,结构险中求稳,法度森严,为后世推崇,代表作见《九成宫醴泉铭》。

在唐朝后期,出现了中国楷书史上影响最大的一代书家颜真卿、柳公权等。其中影响最大的有颜真卿,代表作为《多宝塔碑》等,字形规矩、法度严紧。五十岁后一变古法,形成个人独特风格,称为“颜楷”;再就是柳公权:其书法笔力遒劲,而结字紧凑,富有骨力,其代表作为《玄秘塔碑》、《神策军碑》等。

唐朝把书法规范化、法度化的“楷法”把楷书字形的静态美发展到历史的最高峰。但这仅限于书法点画的造型要求和结字规律方面的要求。对于每一个字具体应该怎么写却没有任何限制或禁令。对书法的艺术的创意要求也随之提到了更高的要求。所以唐朝书法,法度严谨,但艺术创意非常活跃。以至于唐代的大书法家对于许多字的写法都进行了艺术上的二度创作而与众不同,给后人留下了不少的“帖写”资料。这些现象大家都能在颜、柳、欧诸帖之中明确的看到。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唐玄宗李隆基写的隶书“孝经”结构法度严谨,笔法优美,字字新奇。因此,在唐代对书家的艺术创意要求,就更加成为了书法家艺术队伍的不可或缺的素养要求了。

在中国的文字史和书法史上记载着每一个历史时段的不同点,在这诸多的不同点当中都会包含着每一时期的文化内涵和历史特征,但也同时也包含着一个永恒的主题。这些要对后来昭示什么呢?欲知详情,且听下回分解(未完待续)

——丁子义——

 

漫谈书法家笔下的“错别字”

(六)

唐代书法法度严谨,形成了有名“唐人尚法”历史时代。唐人的“楷法”把楷书字形的静态美发展到历史的最高峰。但这仅限于书法点画的造型笔法和结字规律方面的要求。对于每一个字具体应该怎么写却没有任何限制或禁令。因此唐代书家的艺术创意非常活跃,以至于唐代以后的大书法家对于许多字的写法都进行了艺术上的二度创作,成为历代书法家艺术队伍的不可或缺的素养要求了。

中国的汉字史是中国汉字从无到有和不断完善发展的过程,中国书法史则是在汉字的实用过程中逐渐艺术化的过程。这不仅仅是对汉字写法的不断研究、探索和完善过程,而是对书法艺术创作过程中在技法表现之外还存在精神内涵的方面的要求。

所谓精神内涵就是通过技法展示书家的情感的内心世界,所以古人有“写者泄也,泄胸中臆气也”之说。唐代书法家孙过庭说: 凛之以风神,温之以妍润,鼓之以枯劲,和之以闲雅。故可达其情性,形其哀乐”

不同的文化修养,不同的社会阅历,不同的社会地位会有不同的思想感情和精神世界。虽然他们的艺术创作表面上都叫写字,但精神面貌却有很大差别。所以后人把王羲之的《兰亭序》评为天下第一行书,把颜真卿的《祭侄稿》定为天下第二行书,评的的就是通过技法对思想感情的真实表现。也就是历代大家所追求表现的艺术境界。观赏者也就是需要通过技法感受体会作者内心世界的感情。

所以孙过庭在《书谱》中评价王羲之的作品时说;“但右军之书,代多称习,良可据为宗匠,取立指归。岂唯会古通今,亦乃情深调合。“写乐毅则情多拂郁,书画赞则意涉瑰奇,黄庭经则怡怿虚无,太史箴又纵横争折。暨乎兰亭兴集,思逸神超,私门诫誓,情拘志惨。所谓涉乐方笑,言哀已叹

虽然谁都知道“写字是给人看的”。但是什么艺术水平的人写,写了给什么眼光水平的人看,也同样是个重要问题。常言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内行人看的是技法与精神内涵的融合,通过艺术语言的组合与解读,从而传递思想感情,体会其中的奥妙。外行人读不懂艺术作品,所以只能在那里抱着胳膊数腿的盲人摸象般的挑不符合字典要求的“错别字”了。(完)

——丁子义——